与裸体有关的二三事 -苍井空:裸のKiss

小青年肖大虫     邻居的耳朵

在大学的时候,对门寝室有个纯朴壮实的北京大妞腾飞,单眼皮、笑起来光净的大脸上就翻起酒窝、利落的马尾辫一甩一甩,我喜欢她之前就喜欢北方人,所以见到她第一眼我就很喜欢。

二十出头的女性大多还很羞涩,举个例子,我从来没看过我们寝室另外三人的裸体,当然,她们也没看过我的,这么说好像有点猥琐,搞得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。扯正题——但我们寝室每个人都看过腾飞的裸体,因为她总是赤条条在寝室大步走来走去,光滑白净的身体一览无余。有次,恰逢我跟室友范范都在对门寝室闲聊,突然,腾飞的肉体就鲜活地出现在我们面前,搞得当时还很羞涩的我就有点不知所措,只好将目光躲来躲去,我大大咧咧的室友饭饭却迎上前去,隔着一点距离空托着腾飞圆滚滚的胸对我大声嚷嚷:“看看,人家的是皮球,你的是乒乓球”。

苍井空裸のKiss

我显然觉得很受羞辱,但想想她说得也算客观,也就没再说些什么。

腾飞对这些评价都淡淡然的,一如她在寝室行走的姿态, 她继续赤条条做着手上的活儿,又赤条条参与着我们的闲聊扯淡,如行云流水般自然,这种自然反而让我对自己先前的不自然感到害羞起来,我想,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心如明镜、敞亮敞亮的呀!

毕业那天,腾飞跟她男人被一群北方男人送着,穿着休闲服背着大书包的她走在男人堆里也丝毫不输气场,尽管她穿得是那么朴实。她一路走一路哭着,她说怕毕业后大家就再也见不到了,我说不会不会,现在交通多便利。

可毕业至今,我还真没见着她,更别说她那鲜活的肉体了。

我见到第二个如腾飞这般敢于赤条视人的是我的表妹大维。

大维是个装扮达人,爱各种类型的衣服。她会穿着雪纺裙子在夏天的大马路上飘来飘去,也会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在舞台上唱来唱去,而一回到家,她就又变成了一个穿着宽松睡衣的普通女孩。我就经常在她更衣的间隙,见到她光滑白净的身体。这时,我就会把几声从鼻腔里发出的坏笑声朝她投射过去,大维一接受到我的坏笑,就咧开了红通通的樱桃嘴,露出腮上两个很像酒窝的洞,她边把裤子用力往上拽边说道:我就是这么放荡不羁!

她把 “放荡”这个词说得铿锵有力、义正词严,甚至说出了股刘胡兰献革命的味道。

于是,我就哈哈笑,大维也跟着笑,。我们一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而我老了,也越来越不容易害羞了。在公共浴室,我也开始敢肆无忌惮打量别人的肉体了。

公共浴室真是一个让人大开眼界的地方。在这里,我才发现女人的胸真的是形形色色各种各样。有天我一走进浴室,就见到一个有着扁长垂坠胸部的女人在给另一个女人擦背,她的胸部看起来像是一个正摇摇晃晃的布袋子,我那时才知道,原来大罩杯真的不代表美感; 而在这里,我也才发现女人的乳晕是各色各异,有大如碗底的,也有小如硬币的;有浅棕色的,也有深黑色的。

我跟保守的表妹小昭一起聊我的这些发现,小昭问:“颜色是不是跟结婚生育有关系?”

我哈哈大笑:”你一定是受了那些网文的毒害,我长这么大只见过一对粉红色乳头,还是长在一个老奶奶身上。”

作者:小青年肖大虫,一个小青年,一个写文字的。微博@小青年肖大虫 。

声音:苍井空,人民教师,人民艺术家,日本人,近年来中国发展,还组了组合唱了歌,相信大家都很熟。

  • 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扫一扫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weinxin
  • 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扫一扫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weinxin
老谈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目前评论:1   其中:访客  1   博主  0

  1. 磨浆机 4

    美好的时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