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是李志最早的乐队成员,如今却再难听到她的歌声

那些日子早已经无处寻找,可那些回忆跟着我奔跑... ...

作者:莉莉安

最迷李志的那段时间,莉莉安的耳机里每天都在循环着他的专辑。那个时候常常会想,为什么李志还不发新歌?

有一天和朋友聊起这件事,朋友说:“李志有首歌你一定没听过”,接着她二话不说拿起耳机堵住了我的耳朵。耳机的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女声,唱的是叶蓓的《在劫难逃》,只是没有李志的踪影。

李志最早的乐队成员

我抬头看着那位朋友,朋友笑笑不说话,示意我听下去。大概三分钟,一个沙哑熟悉的声音响起,唱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词汇,那个声音就是李志。

朋友告诉我,女声名字叫做撒郊,但她更喜欢专辑里的名字——撒娇。她08年的专辑《卡拉OK·南京·我》除了收录了两首和李志的合唱外,还有《世界尽头》、《不再让你孤单》等等。撒娇说:“这套唱片是我写给过去的一份遗书”。

卡拉OK南京我

8年过去了,不知道这个曾和李志唱歌的女孩,现在过得怎么样?

曾和李志唱歌

撒娇1999年来到南京上大学,和所有喜欢唱歌的女生一样,刚进入校园的她开始试着参加一些社团活动还有文艺晚会。

当时的大学城不像现在这般繁华,可供娱乐消遣的地方也不是很多。撒娇常常会去一家叫做“流星雨”的小茶社,她喜欢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唱卡拉OK,一首歌付给老板两块钱。

撒娇1999年来到南京上大学

她在南京读了七年书,这里有她熟悉的人,熟悉的景,还有她留下的那些歌。

大概是在2004年,撒娇认识了当时很落魄的歌手李志。那年,无家可归的李志在制作自己的第一张专辑《被禁忌的游戏》,日子过得非常困难。撒娇常常会过去给他帮忙,闲下来的时候,他们常常一起去文昌巷的避风塘玩杀人游戏。

那段日子虽然辛苦却也乐在其中,2005年,李志、撒娇还有吉他手小卡在顶楼的露台天台上弹琴唱歌。度过那个难忘的夜晚之后,他们组成了一个叫做“卡萨比萨卡”的组合,并常出没在南京各地。

其中有一次,他回到了母校东南大学。那场演出的现场条件很简陋,桌子是汽油桶做的,椅子是从隔壁教室搬过来的,墙上歪歪扭扭地贴着这次演出的名字“桃园九月”。但这依然不妨他们玩得很开心,当晚他们合唱了一首沈庆的《青春》,唱到最后两个人都忘了歌词,然后哈哈大笑。

9d82d158ccbf6c818907802bb43eb13532fa40c4

有人回忆起,2007年李志和撒娇来到先锋书店,两个人坐着对唱了一个半小时,当唱到最后一首《梵高先生》的时候,两个人相视一笑,千言万语都融化在一瞬间。

只不过这种欢愉毕竟是短暂的,那年深秋,李志去了成都,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。在成都折腾了两年,李志办了一场名为“告别成都”的专场演出,之后回到了南京。

撒娇为此忙前忙后,还给他张罗了一间一居室的房子。李志说,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一个人住一个房子,看得出来,他很感激撒娇为自己所做的一切。

再后来,李志火了,撒娇也从台前走到幕后,到今天几乎很少再听到这位姑娘开口唱歌了。

d058ccbf6c81800a13d525cdb93533fa838b47c4

只是我常常想起,在十年前,曾有一位女孩,在不足20平的小茶馆的高脚凳上,一首接一首唱着自己喜欢的歌。不知道十年后的今天,她是否一切都好。

她和李志合作的那首《在劫难逃》依然会在我的播放器里响起,渐渐地变成了一种情意结,就像歌里唱的那样:那些日子早已经无处寻找,可那些回忆跟着我奔跑...

本文为果酱音乐(www.jammyfm.com)原创,未经允许,谢绝转载。

  • 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扫一扫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weinxin
  • 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扫一扫心情簿订阅号
  • weinxin
老谈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